当前位置 首页 剧情片 《亲切的弗吉尼亚》

亲切的弗吉尼亚7.0

类型:剧情  美国  未知

主演:伊莫琴·普茨 乔·博恩瑟 

导演:Jamie M. Dagg 

高速云播放

高速云M3U8

剧情简介

《亲切的弗吉尼亚》 - 亲切的弗吉尼亚豆瓣 故事讲述乔·博恩瑟饰演的商人和一个有严重暴力倾向的年轻男子关系密切,而这却让整个小镇不安。影片于8月27日展开拍摄。

猜你喜欢

  • 超清

    毒海风云

  • 超清

    魁拔之幽弥狂

  • HD

    罪人2021

  • HD

    龙门相

  • HD

    军中乐园

  • 超清

    我来自北京之玛尼堆的秋天

  • 超清

    最后一间房

  • 超清

    东北新青年

  • 超清

    终极代码

  • 超清

    盛夏未来

  • HD

    我是卡尔

  • 超清

    屠魔·王者征途

密西西比河风光原文

密西西比河岸风光旖旎。西岸,草原一望无际;绿色的波浪逶迤而去,在天际同蓝天连成一片。三四千头一群的野牛在广阔无垠的草原上漫游。有时,一头年迈的野牛劈开波涛,游到河心小岛上,卧在高深的草丛里。看它头上有两弯新月,看它沾满淤泥的飘拂的长髯,你可能把它当成河神。它踌躇满志,望着那壮阔的河流和繁茂而荒野的两岸。以上是西岸的情景。东岸的风光不同,同西岸形成令人赞叹的对比。河边、山巅、岩石上、幽谷里,各种颜色、各种芳香的树木杂处一堂,茁壮生长;它们高耸入云,为目力所不及。野葡萄、喇叭花、苦苹果在树下交错,在树枝上攀缘,一直爬到顶梢。它们从槭树延伸到鹅掌楸,从鹅掌楸延伸到蜀葵,形成无数洞穴、无数拱顶、无数柱廊。那些在树间攀缘的藤蔓常常迷失方向,它们越过小溪,在水面搭起花桥。木兰树在丛莽之中挺拔而起,耸立着它静止不动的锥形圆顶;它树顶开放的硕大的白花,俯瞰着整个丛林;除了在它身边摇着绿扇的棕榈,没有任何树木可以同它媲美。被创世主安排在这个偏远的丛莽中的无数动物给这个世界带来魅力和生气。在小径尽头,有几只因为吃饱了葡萄而醉态可掬的熊,它们在小榆树的枝桠上蹒跚;鹿群在湖中沐浴;黑松鼠在茂密的树林中嬉戏;麻雀般大小的弗吉尼亚鸽从树上飞下来在长满红草莓的草地上踯躅;黄嘴的绿鹦鹉、映照成红色的绿啄木鸟和火焰般的红雀在柏树顶上飞来飞去;蜂鸟在佛罗尼达茉莉上熠熠发光,而捕鸟为食的毒蛇倒挂在树枝交织而成的穹顶上,像藤蔓一样摇来摆去,同时发出阵阵嘶鸣。如果说河对岸的草原上万籁无声,河这边却是一片骚动和聒噪:鸟喙啄击橡树干的笃笃声,野兽穿越丛林的沙沙声,动物吞噬食物或咬碎果核的咂咂声;潺潺的流水、啁啾的小鸟、低哞的野牛和咕咕叫的斑鸠——荒野的世界充满一种亲切而粗犷的和谐。可是,如果一阵微风吹进这深邃的丛林,摇动这些飘浮的物体,使白色、蓝色、绿色、玫瑰色的生物混杂交错,使所有的色调融合为浑然一体,使所有的声音汇成合唱,那是多么奇伟的声音,多么壮观的景象!可是,对于没有亲临其境的人,这一切我是无从描绘的。



求学霸教我 speech to the virginia convention 这篇文章的全文和翻译...

帕特里克.亨利 (1736-1799) 是革命事业中的主要爱国者。他生于维吉尼亚,是维吉尼亚殖民地上最成功的律师之一,以其机敏和演说技巧而着称。1763年,他被选入维吉尼亚议会,直言不讳被鼓吹殖民地的权利。1765年,在反对《印花税法》的演说中,亨利说,”西泽有他的布鲁图,查理一世有他的克伦威尔.乔治三世有……” (那时他被一片“大逆不道!大逆不道!大逆不道!”的叫喊声打断。) “…但愿我们能从他们的例子中获益,如果这是大逆不道,那就充分利用它吧”。在日益发展的独立运动中,亨利发挥了突出的作用。他是第一届维吉尼亚通讯委员会的成员,也是1774年和1755年大陆议会的代表。以下摘录的是他最著名的演说,这是他在1775年3月23日于维吉尼亚里士满圣约翰教堂里召开的第二次维吉尼亚大会上发表的演讲。这篇演说为给与英国人战斗的维吉尼亚民团提供装备的决议提供了有力的论据。亨利是维吉尼亚的第一任州长,他在州里和国家里还担任许多其它的公共职务。不过他的永久名声还是来自这篇1775年发表的慷慨激昂的演说,其结束语是世界闻名的。--------------------------------------------------------------------------------……耽于幻想是人的天性。我们很容易无视痛苦的事实,而去听蛊惑人心的女妖莎琳的歌声,直至她把我们变成畜牲为止。难道这就是我们那些为自由从事伟大艰苦斗争的智者们的一部分吗?难道我们要与那些有眼看不见,有耳听不到那些很快就关系到他们现世拯救的事情的人为伍吗?就我而言,不论在精神上会造成什麽样的痛苦,我还是愿意知道全部真相,了解最坏的情况并防备其发生。我只有一盏指引我走路的灯,这就是经验之灯。我知道无法判断未来,但可以根据过去的经历来作判断。从过去的经历来看,我想知道在最近十年里力英国内阁的行为中有什麽可以证明这些先生们的希望是对的,这些先生们一直乐于以这些希望来慰藉他们自己和议会。难道是他们最近接受我们的请愿时的那种阴险的微笑吗?先生们,请别相信这种微笑,这将证明是设在你们脚下的陷阱。别自讨苦吃,被人以一个亲吻就出卖了。问问你们自己,这种亲切地接受我请愿的行动与那些在我们的陆上和水上所作的战争准备怎麽相称。一个表示爱和调和的工作需要舰队和军队吗?难道我们已经表示如此不愿调和,以致要用武力来赢得我们的爱吗?先生们,我们不要自欺欺人了。这些是战争和征服的手段,是国王们诉诸的最后理由。先生们,我问那些先生,如果这种战争部署不是要迫使我们屈服,那又是什麽意思?对此,先生们可以提出任何其它 可能的动机吗?难道大不列颠在世界的这个地区有什麽敌人需要她在这里集结海军和陆军吗?不,先生们,她没有敌人。他们是针对我们的,他们不可能是针对别人的。他们是被派来给我们绑住和钉上英国内阁长期以来一直在铸造的锁链。我们有什麽可以用来反对他们呢?没有。我们已经想尽办法弄清楚这个问题,但都没用。难道我们要向他们摇尾乞怜,卑躬屈膝吗?那我们应当找什麽没有被用尽的条件?先生们,我要求你们,不要再欺骗自己了。先生们,为了避免这即将来临的风暴,我们已经做了一切能做的事。我们已经请愿过了,我们已经抗议过了,我们已经哀求过了,我们已经俯伏在内阁和议会暴虐之手面前。可我们的请愿已被藐视,我们的抗议已增添了对我们的暴力和侮辱,我们的哀求人家不予考虑,人家已经轻蔑地把我们从君王的脚下赶走。在这些都白费之后,我们难道还会沈浸在和平和调和的可笑希望之中。再也没有希望的余地了。如果我们想得到自由,如果我们要保护那些我们长期争取的无价的特权不受侵犯,如果我们不想怯懦地放弃我们长期从事的崇高斗争,如果我们不想放弃我们已发誓不达到我们的斗争应当取得光荣目标就决不罢休的崇高斗争,我们就必须战斗!先生们,我再说一遍,我们必须战斗!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拿起武器,祈求上帝的帮助!先生们,他们告诉我们,我们是弱者,无法与这强大的敌手对抗。但我们何时才能强大呢?下个星期吗?还是下一年?要到我们完全被解除武装,每个房子都驻上一个英国卫兵的时候吗?我们优柔寡断,坐着不动就不可以聚集力量吗?我们无精打 采地仰卧在那里,抱着虚妄的希望直到敌人把我们的手脚都捆起来,这样就可以获得有效的抵抗手段吗?先生们,如果我们适当利用上帝在我们的力量中所赋予的各种手段,我 们就不是弱者。三百万人民为了自由神圣事业武装起来,在这样一个我们拥有的国家里,是无敌于我们敌人能派来对付我们的任何力量的。而且,先生们,我们将不会孤军作战。还有一个主宰各国命运的公正的上帝,他将召集朋友们为我们作战。先生们,打战不只适合于强者,有警惕性的人,有活力的人,有勇气的人都会打战。而且,先生们,我们没有选择。如果我们曾自私地 期望这场斗争,那麽现在要退出来已经太迟了。除了屈服和奴役没有别的退路!给我们的锁链已经铸好了!在波士顿平原上就可听到这些锁链的叮当声!战争是不可避免的,就让它来吧!我再说一遍,先生们,让它来吧!先生们,辩解是没有用的。先生们尽可呼喊和平,和平,但事实上不存在和平。战争实际上已经开始了!北方吹来的下一阵大风将给我们的耳朵带来响亮的武器撞击声!我们的弟兄已经上了战场!为什麽我们还站在这里不动?那些先生们到底想要什麽?他们会得到什麽?生命就这麽贵,和平就这麽甜,以致可以用锁链和奴役为代价把它们买来吗?万能的上帝,禁止这种事情发生吧!我不知道别人会怎麽做,但是,对于我来说,不自由,毋宁死!

影片评论



Copyright © 2008-2018